当前位置:维纳斯小说>游戏竞技>名侦探世界的警探> 第939章 巧妙的诡计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939章 巧妙的诡计(1 / 2)

“喔...我还以为刑事先生们已经离开了呢。”

看到唐泽一行人来到客厅后,船本达仁看到众人后旋即道:“知道各位有没有找到有关于犯人的任何线索呢?”

“不...目前还没有...”目暮警官有些尴尬道。

“吶...爸爸...我有些饿了...”就在两人谈话之际,一旁的船本透司看向自己的父亲道。

“啊...都已经这个时间了吗?”看了看手表船本达仁才发现原来已经到了饭点。

“那我们再叫外卖来送些吃的吧。”茂野孝美听到父子两人的对话后,便向着座机电话走去。

“喂,你差不多也该下厨,做些东西给我们吃了吧?”听到茂野孝美还打算继续叫外卖,船本达仁有些抱怨道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现在就去准备。”茂野孝美抱歉一下,旋即向着厨房走去。

唐泽闻言有些意味深长的看向厨房,而超嗅觉也在悄然间展开。

然后他的目光锁定在了船本达仁轮椅的轱辘之上。

在轱辘的表面上,他看到上面沾了一个白色的异物,而根据他超嗅觉传来的反馈,那是切碎后的葱花。

这一瞬间一道灵感如同闪电划过脑海,结合船本达仁之前的话语,他似乎已经明白了对方的那个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不动声色间,唐泽向着人群中后退,趁着毛利小五郎与船本达仁交谈之际,向着厨房走去。

此刻茂野孝美正在清点冰箱内的食材,而洗碗池则是堆放了一大堆的碗筷。

“这还真是积攒了不少呢。”唐泽一眼便看到了那塞满洗碗池的碗筷开口道。

“自从太太发生了那种事后,我就一直没有办法好好做事,真是让你见笑了。”

茂野孝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:“我就准备整理了,先生也有些不满我天天点外卖给他们吃了...”

“这也是人之常情嘛。”唐泽理解的点了点头,旋即话音一转询问道:“那个,请问你前天晚上做了什么料理呢?”

“诶,前天?”

茂野孝美被唐泽问得一愣,旋即摸着下巴沉吟起来:“我记得好像是照烧鰤鱼卤蔬菜、小葱拌豆腐跟味增汤吧...”

“喔...听上去好像很不错呢!”

就在这时,一旁跟随着小兰走过来的柯南发出了感叹,只是那意味深长的表情却是让唐泽知道,对方恐怕也已经看穿了了这起案件中最关键的一点。

“柯南想吃的话,我回去给你做好了。”一旁的小兰倒是不觉得柯南的话里有什么其他的含义,在听到他的感慨后笑着对他说道。

“啊,谢谢兰尼酱。”柯南之前那“CoolKid”的笑容在下一刻消失,换成了一副甜甜的天真消融。

小兰微微一笑,旋即看向茂野孝美道:“那个,如果不介意的话,我也来帮帮忙吧,我看这边好像堆积了很多碗筷的样子...”

“等待,今天这顿饭恐怕是吃不成了。”

没等茂野孝美说话,一旁的唐泽却是直接开口阻止了小兰的动作。

而他的话也让在场的两人一惊。

“唐泽刑事,你说的是什么意思...”小兰惊疑不定道。

“这个我需要带走,当做物证。”

唐泽带上白手套将摆放在厨房内的一件物品拿走,旋即向着门外走去,而一旁的柯南则是紧随其后。

小兰与茂野孝美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,接着也顾不上做饭了,连忙向着唐泽追去。

再度回到客厅,轮椅上的船本达仁看着回来的茂野孝美问道:“饭是做好了吗?”

“不...”茂野孝美搓了搓手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“她说屋内没有食材了,所以要出去买些食材回来。”一旁的柯南笑着帮其解释道。

“那就快去快回,我都快饿昏了。”船本达仁催促道。

“茂野女士,买菜的事等会再说,我有件事要说,”

唐泽看向一旁的小兰道:“小兰,能麻烦你暂时带着透司弟弟先暂时上楼吗?”

“可以是可以...”小兰脸上带着疑惑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但最终还是没有将话语问出口。

因为她知道唐泽正是有他的理由的,再加上之前对方在厨房的表现,让她其实也猜到了一些。

最终小兰还是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听从唐泽的话将透司带到了楼上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虽然在儿子在的时候船本达仁没有开口,但等到小兰带走了儿子后,他却忍不住看向了唐泽询问了起来。

“因为他还那么小,有些残酷的事实还是不方便让他知道的。”

唐泽看向船本达仁道:“恐怕这孩子也没有想到吧,杀害自己母亲的犯人居然是自己的父亲。”

“什么!?”

唐泽的话语落下之际,在场的众人皆是一惊。

“你在胡说什么啊!”船本达仁闻言怒道:“我怎么可能会伤害自己的妻子呢?”

“呵...”

唐泽闻言不屑的笑了笑:“这以后有什么不可能的,我遇到的案件中,杀死死者的大多都是关系亲密的人。”

“这...唐泽老弟,船本先生在犯人作案的时间内,确实是在太太的隔壁房间没错。

但是他身高才160公分左右,而且他还腿部受伤,坐了轮椅根本就没有办法犯案吧?”

目暮警官眼看两人对峙了起来,连忙提出了质疑,看似在为其开脱的同时,也转移了话题。

“警部,我想你应该还记得那对珍珠耳环的位置吧。”

唐泽提醒道:“其中一个放在了梳妆台之上,而另一枚则带在了死者的耳朵上。”

“是啊,我记得唐泽老弟你当时说,很可能当时是船本太太正在摘耳环的时候,突然被喊到了阳台上。”目暮警官点了点头道。

“目暮警部,难道你就不好奇吗?”

唐泽笑了笑道:“船本先生到底是怎么让他的太太来不及摘下另一枚耳环,就急匆匆的走到阳台上的理由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